第三方支付顾虑举证责任过重

第三方支付业务迅猛发展,而相关立法滞后,导致很多消费纠纷没有权威说法。比如你发现支付宝被“盗刷”,要求索赔损失,那么,第三方支付机构如何证明你是真被盗刷,还是被家里的熊孩子偷去买游戏币了?如果第三方支付无法提供有利的证据,法院是否该支持你的索赔要求?

这正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制定有关审理非银行支付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司法解释时所涉及的场景。

客户有客户的维权需求,第三方也有第三方的顾虑:如果让支付机构承担过重的举证责任,是否会导致职业打假人“钻空子”行为的大量出现?

昨天(7日)晚上,华东政法大学虞伟庆金融法律研究院举行关于第三方支付及网贷司法解释研讨会,来自上海市高院、一中院、浦东法院、黄浦法院金融审判条线的法官,市政府法制办、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蚂蚁金服、浙江点金律师事务所的专家参与了研讨,各方争议的焦点就是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

第三方支付:我们承担的举证责任是否过重了

在司法解释的制定过程中,有意见认为,从保护消费者的角度考虑,可以规定,非因客户自身过错造成客户经济损失,客户请求非银行支付机构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非银行支付机构以损失系客户自身过错所致进行抗辩的,应当对其主张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来自蚂蚁金服法务及合规部的周昌昊则认为,这对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所要承担的责任过重了。

“我们不仅要证明是客户自身犯的过错,还要证明客户的自身过错和其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这个举证责任太重,而且几乎是无法完成的。在无法见面的情况下,我怎么知道客户是故意把密码告诉别人,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会上有专家认为, “不管有没有过错,只要给客户造成经济损失,非银行支付机构就要承担举证责任,这连银行都没有达到的要求,对非银行支付机构是否太严苛?”

浙江点金律师事务所也认为,此种责任对于支付机构过于严厉了,应当设置一些前提条件,而且还要明确造成客户的经济损失的范围。

“我们不希望与银行被区别对待。”周昌昊认为,有的银行也有线下支付业务,采用的技术和流程和第三方支付一样,而银行这方采用的是银行卡相关的司法解释。“如果我们和银行承担相同的举证责任分配,我们是接受的,但如果非银行支付机构要承担更重的责任分配,这对我们不公平。”

周昌昊还提出这样一种情况,比如通过技术分析,第三方支付机构能够证明客户是自己的过错,但客户坚持说他是受其他人的胁迫,这损失不是他导致的,“我们愿意承担更多的责任,但类似这种情况有没有标准?”

*风险提示
本站作为金融产品门户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及/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无论是明示、默示或法定的。本站提供的各种信息及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图表及超链接)仅供参考(如:历史或预期收益不代表实际收益),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构成任何邀约、投资建议或承诺,投资人应依其独立判断做出决策。投资人据此进行投资交易而产生的风险等后果请自行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说点什么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